我家是台南縣的一家戲院,小小年紀的我最期待的,就是藝霞每兩年巡迴一次的公演。公演前一天,戲院照例休息一天,等待載滿舞台道具和團員大木箱的卡車到來,讓工班搭設舞台布幕、燈光和音響。

 

得藝時光

  

早期公演,人山人海一票難求,當時一張一、二百元的票價對小鎮來說並不便宜。超人氣的年代,藝霞一天演出三場,生意好的時候下午場再加演一場,還是大客滿,華麗的節目讓觀眾即使站著欣賞也很滿意。

 

團員們住宿在鄰近戲院旁的小街旅館,演出時走向另一端的戲院路上,頭戴小盤帽、身著高雅筆挺的制服、人人手提一只化妝箱,邁著整齊劃一、訓練有素的步伐,高貴地就像降落在鎮上的漂亮空姐,熱熱鬧鬧轟動了整條街。但是走入戲院內,整列團員前往後台的動線,必須經過簡陋、有味道的男廁,氣質女團員彩妝臉上,頓時冒出三條線。

 

我們的戲院並不豪華,設備非常陽春,霞女們和服裝道具擠在狹窄的臨時後台,其實也就是我們家的客廳。我發現,後台個人的化妝位置就可以看出哪位是藝霞的一姐,她的化妝台位置最靠近通道出入口,方便迅速跑出跑入。可惜,戲院後台出入口實在太小,小到團員們經常撞成一團。

 

晚場散場後,團員們回到旅社,留下暗的後台,昏黃小燈和絲絲縷縷的蚊香,陪伴負責留守的疲累男工班們躺睡在舞台上。深夜十一點半的後台,經過叢林般的道具服,空氣中瀰漫著淡淡的香水和汗水味,撥開薛平貴的戰袍、踢躂舞的羽絨帽、科學小飛俠的披風和媽媽不小心撞倒的古裝頭套,一家人才能走回二樓臥房睡覺。

 

女團員使用的廁所,是我們家的衛浴間,有一天傍晚,爸爸趁著空檔在浴缸泡澡,想不到女團員們竟然提早來到後台準備,爸爸尷尬地困在裡面不敢出去。好啊!因為門外就是三十幾位霞女們。

 

藝外演出

 

演出三十場,我就連看三十場,天天為偶像們鼓掌喝采,一邊看一邊跟著唱完整本的古裝大戲。看到後來都能比較出哪位團員踢腿角度不到位、哪個團員忘了戴上假麥就開口唱歌、哪個節目臨時換角演出、spotlight在關鍵時候沒有打在主角身上……

 

團員們都是配合預錄好的音樂演出,在超短的過場時間要快速換好下一個表演的完整服裝,有時跳到高跟鞋脫落出糗,有時換裝不及,主題曲已經在演唱了,對嘴的主角還沒到位,舞台上只見舞群很瞎地賣力動作。

 

古裝大戲《呂布與貂蟬》有一幕火燒閣樓,燈光音效烈火熊熊,但應該垮掉翻下的木板機關景片故障了,閣樓橋段燒演完了,但布景還很漂亮地屹立在舞台上。

 

有一年表演流行歌曲<夢鄉>,舞台中間立了一座木板搭的大鐘,當歌曲來到了「夢鄉,你擋在我的前方,擋住我的去……向」時,「砰」一聲巨響!霞女們跳得太盡興,一轉身把舞台正中央的道具大鐘給打趴了,接下來的畫面是,工班們在舞台中央立起大鐘用力修補敲打、霞女們在周圍絲毫不受影響地繼續歌舞,藝霞們的敬業精神可見一斑。

 

下午場散場後的休息時間,舞台上的團員還在辛苦認真地排練,小咪小姐也在嚴格教導其他團員的演出動作。看見團員們辛苦揮汗排練,就像看見維持藝霞招牌的「頂真」精神。

 

藝猶未盡

 

我比別的粉絲們幸運,有更多的機會可以近身觀察到小咪、小燕、淑芬、嘉玲、小芬等我們心目中的偶像大明星,當然風光時代總有落幕的時候,漸漸地小鎮觀眾並不多了。

 

有一晚,霞女們列隊經過戲院觀眾席的時候,居然發現偌大的戲院觀眾席上只坐著一家大小五位觀眾,節目開演後才陸陸續續有進場的其他人,小霞迷的心低落地跟藝霞一樣的困惑與無奈。

 

藝霞通常公演最後一場表演結束,就快速拆台整裝離開,因為第二天,戲院還必須照常播放電影。霞女們將服裝、道具、化妝箱、小電風扇裝入專屬大木箱,她們又要離開小鎮,轉往下一個城市演出。

 

小霞迷的我,混在拆台工人的舞台下,撿拾那服裝上掉下來的各式亮片珠子(可見霞女們是多麼賣力地演出啊),一位團員見我在椅縫間搜尋小亮片,微笑著對我說︰「小朋友,我這邊有一包亮片就送給你了,好不好?」是呀,在擁有藝霞純真時代,藝霞真是送給了我閃閃發亮的光影印記和滿滿幸福感的華麗記憶。

 

小鎮的老戲院凋零了,藝霞也已解散多時,但在我心目中,藝霞永遠是最棒、最USHOW的劇團,永遠「藝」枝獨秀。

創作者介紹

藝霞年代-藝霞歌舞劇團紀錄片官方網站

Eshagroup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